• 您好,欢迎您来到焦作市第四人民医院!
第四人民医院门诊时间:
健康常识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健康常识

精神分裂症的家庭照料
作者:jzdsrmyy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7/6/28 15:00:00  点击:1268
 

家庭是个体之间接触密切,长久的群体,是患者支持系统主要的来源之一,稳定和睦的家庭气氛是患者康复的基础,而作为患者照料者的家庭成员的心理素质状况,护理技巧的好坏是提供良好支持的重要条件。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庭护理

(一)日常生活的护理

1. 个人卫生的料理

督促或协助患者做好个人卫生,但家属不能一手包办,要让患者自己完成,康复期患者应尽快摆脱“患者角色”, 调整心态。可采用一些简单的行为强化手段,如奖励,适当的惩罚,代币疗法等来培养患者健康的生活习惯,督促患者规律的生活,鼓励适当的体育活动,减少患者的退缩行为。       

2.饮食方面的护理

保证每天的进食量,注意营养的搭配,不要暴饮暴食。不要随意进补,不要饮用浓茶,不饮酒,不吸烟。对年老体弱的患者要注意饮食的软硬程度,对有便秘的患者可进食香蕉和蜂蜜。在饮食过程中应注意安全,吞咽困难时劝慰患者缓慢进食,谨防食物塞满嘴造成窒息。

3.睡眠护理

为患者创造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避免强光和噪音刺激;合理安排患者的休息时间,按时起床;睡前不用兴奋性饮料、茶、咖啡;不观看能引起情绪激烈变化的电影、电视或参加能引起情绪剧变的活动;入睡困难的患者可做松弛训练、或听一些催眠曲,必要时可应用安眠药。

 4.用药护理

长期的服药会给生活带来很多不便:每天都要记着,外出要带着,又担心被别人发现,药物又有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基于上述原因,患者大多不愿意服药。对于精神分裂症患者,维持服药是预防复发的主要措施之一,因此,家属应了解有关的知识(药物的疗效、副作用的识别与处理、药物治疗的必要性、药物治疗的疗程和方法等),作好解释、教育、规劝工作,提高患者服药的依从性。遇到不能处理的情况,应及时取得医生的帮助。注意防止患者把药扔掉或藏在舌下又吐出,还要防患者积攒药物自杀。要注意观察药物毒副作用。药物的更换和药量的增减,一定要由医生来定。

5.安全防范

患者的行为受精神症状影响,所以必须注意安全防范,时刻警惕,不能疏忽。既要防患者自杀又要防其伤人,特别对有自杀、自伤、伤人毁物倾向者应24小时不懈地监护。

6.居室布置

患者的居室布置要力求安全、简洁、大方。病情稳定,无攻击行为的患者,最好同亲人住在一起,不要独居或关锁,因为独居和关锁只能增加患者的精神压力,易使患者产生猜疑、嫉妒,甚至被害妄想和关系妄想。与家人保持接触,一起生活,有利于缓和病情。患者居室电灯应安在棚顶,最好用开关,室内不放可能造成自伤或伤人的危险品诸如:热水瓶、钳子、绳索、刀剪、铁锤、农药等,也最好不放易损坏的家具,要保持安静,避免噪音。

(二)特殊症状的护理

对于患者的异常言行,作为患者最亲密的人(家人)千万不能讨厌、嫌弃患者,更不能对患者讽刺、讥笑和歧视,否则,患者会伤感甚至产生厌世的念头和行为。以下举一些对常见病症的接触技巧与解决办法,便于家属灵活应用,避免和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1.兴奋躁动、行为紊乱

出现这种症状时常使家属深感苦恼,因为对周围环境的影响大且极难甚至无法与患者进行言语交谈与沟通。此时,可使用笔谈,因为笔谈速度慢,患者思索的多些,也许容易理解些;不要对患者流露急躁和嘲笑,更不要与患者正面对立,以免激怒患者;可引导患者去唱歌、跳舞、绘画等他平日较喜欢的一些活动,转移他的行为指向,这比单纯制止他的行为紊乱有效;保持环境的安静,减少外部刺激,也有益于减少暴怒冲动。

2.攻击和暴力行为

精神病患者的攻击行为的性质和发生率是否和正常人一样尚无定论。多年的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攻击行为与精神症状密切相关,尤其是被害妄想和命令性幻听。

有以下情况者,常提示发生攻击行为的可能性较大。

1)既往病史  既往有暴力行为史;患者躯体有大量的瘢痕、伤口、淤血擦伤、陈旧性骨折、脑外伤、牙齿缺损等也常提示个体既往存在习惯性暴力行为史。

2)身体姿势与言语  患者不时有威胁性言语;全身肌肉紧张度增加,尤其是脸部与手臂的肌肉;活动量较平时增加,如不安的来回走动,或有甩门、捶打物体等行为;挑剔、抗议、拒绝接受治疗,不合理要求增多,或随意指责、纠缠家人;独处、害怕拥挤、有人接近时退缩、害怕别人接近;目光警惕,斜着眼睛观察周围的人和事等,常提示有潜在的攻击倾向。

(3)特异性的症状  被害妄想,命令性幻听,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S)中敌意、猜疑、兴奋、激越、思维障碍因子分高。

4)特定的诊断  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物质滥用者,合并反社会人格障碍者,急性躁狂者,器质性精神障碍。

对有攻击和暴力行为的患者,家属要注意以下几点:

1)了解攻击和暴力行为的可能原因   一般来讲,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攻击暴力行为多由于精神症状所诱发,尤其是有被害妄想和命令性幻听者。此时应对患者出现这些冲动行为的强度和可能性进行评估,如患者是否认为迫害者应当受到惩罚;患者伤害他人的观念是否与幻听有关,且目前是否无法拒绝这些声音;患者是否讲过要采取行动,是否有行动计划等。

(2)家人要关心体贴患者,并注意避免言语或行为激惹患者,不要与患者争辩,你可以不同意患者的观点,但要对患者的体验表示最大程度的理解。对一个急性发作期的患者,试图说服其妄想性的观点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可能火上浇油。

3)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显示有能力控制局面。不要指责对抗,也不要流露紧张和畏惧的表情。在理解患者的基础上,用平静、坚定、简洁的语气发表你的意见,以取得患者的信任。

4)减少其他无关刺激,例如关掉电视机或收音机,平静地疏散其他无关人员,尤其是小孩。不要围观起哄。目的是减少攻击目标,避免无关刺激的激发作用。

5)如果面对手持棍棒或利器的患者,应设法取下。例如:一个人站在患者对面吸引他的注意力,另一个人从侧面或背面用被子或宽大的外衣裹住冲动者的头部或上肢,迫不得已可用灰沙或足够的水洒向患者的面部,暂时模糊患者的视力而达到取下凶器、约束患者的目的。

6)可以请平时患者较为尊重的人来进行劝说,有时会有一定效果。

7)家属对有关告急的电话号码及联系对象务必熟记;家中要保管好一切可以用作凶器的器具,不使患者轻易就能得到。

8)对攻击企图严重的患者应采取必要的隔离措施,对可能受到攻击的对象要采取必要的回避和保护措施。

9)报警  如果上述处理无效或已经发生了伤人毁物事件,应该立即报警,请求协助处理。必要时应立即在约束下送往医院处理。

3.消极自杀

长期追踪调查表明,精神分裂症患者最终约有10%死于自杀,首次发病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康复后自杀风险显著增加,尤其是在前6年内,而在第一年内有1%~2%的患者自杀成功,是普通人群自杀风险的100倍。临出院前或刚出院后是自杀行为的高发期。因此必须对患者的自杀观念进行评估,必要时可以借助某些量表进行评估,如Reck抑郁量表、自杀观念量表、自杀企图量表、青少年自杀调查问卷等。

家属在观察中如发现患者有以下情况,应考虑患者是否有自杀的可能:患者的情绪和行为态度与过去比有些异样;无缘无故向亲友赠送纪念品,处理财产,偿还不起眼的债务,对某些别人早已忘记的事致歉;在疾病好转后患者对能否彻底根治深表担忧,对病后的生活、工作深感焦虑;对病前身份地位,声誉非常珍惜,对疾病表现感到羞耻等。

自杀企图一旦产生,链样分析(chain analysis)可能会有帮助,由此分析自杀企图前后各事件、行为、思想和人际关系变化的过程,从而暴露出患者更多潜在的想法,以采取针对性的措施。

首先,确定自杀行为是否由于精神病性体验驱使,可以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去了解:①对命令性幻觉的反应;②企图逃避持续的痛苦性的精神病性体验;③由于妄想驱使的自我牺牲的企图(如:拯救世界);④精神病态体验导致的绝望。

其次,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去了解自杀行为是否继发于以下原因:①缺乏取得有价值的目标和社会角色的手段;②社会地位的丧失;③精神病复发陷入困境的感受;④家庭内部问题等。

第三,了解自杀的高危因素亦有利于自杀的预防,通常认为,以下因素为自杀的高危因素:①严重的精神疾患;②有自杀观念或自杀企图史;③精神分裂症偏执型(尤其是有被害妄想、命令性幻听者);④有抑郁、绝望情绪者;⑤病前工作能力强,智商高,自我期望值高者;⑥男性-独身-无业者;⑦自尊心过强、酒与药物滥用史、自杀家族史者;⑧缺乏社会支持者;⑨自知力存在者。

通过以上分析,才有可能了解患者自杀行为的真正动机。自杀行为的核心问题是缺乏自信和绝望感。医生、家庭成员和与患者关系密切的人应采用现实而乐观的方式给他们提供强有力支持和护理(介绍成功的角色、减少不良的环境刺激,提供合适的情感表达),鼓励患者在遭遇应激因素时表达他们的需要,增强他们的信心,促进患者对有可能产生的继发病态(感到无用和自责、心境恶劣、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与焦虑)的认识,鼓励他们采取积极的态度应付这些问题,探索另外一种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不是采取自杀行为。针对患者的失望、自杀观念及抑郁提供合适的药物和心理治疗。

4,多疑敏感(妄想)

家属不要与患者争辩,也不要试图说服患者相信他的信念是错误的,否则患者会不信任你,不再向你暴露自己的思想,使你不能掌握病情,甚至还会将你划入妄想对象。但也不要附和,以免加强患者的病态信念。可采取不表态,持中立态度并列举一些事实提出疑问,让患者思考。对过度沉思于妄想者,应安排紧凑充实的生活,使他无暇把注意力专心于妄想内容。

5.淡漠退缩

应该主动关心照顾,保证健康的饮食营养。鼓励并带动她与社会环境保持联系,如每天给她读报,讲社会新闻,陪伴他听广播看电视,经常带他走亲访友,外出活动。同时对懒散的患者每天安排一定量的家务劳动和社交外出活动。从简到繁,从少到多,不要急于求成,每当患者完成的好,有细微进步时,就要及时表扬和鼓励,并可用奖惩措施来推动。切记空洞的训斥或认为他是有病的,盲目的给予照顾迁就,这样做不利于调动患者的主观能动性,会使患者退缩的更快。

6.耳闻人语

 有时,清晰的幻听会使患者信以为真并作出相应的情感反应,影响患者的正常生活。若一味和患者争论,试图证明他的感受不是真实的,这毫无意义,除了引起患者的反感,甚至敌意外,并不能帮助消除幻觉或减轻痛苦。我们应该安慰患者,对她的感受表示理解合同情,承认他的感受是真的,但是病态的(问题是,为什么多数人都没有?让患者自己去想),配合药物治疗的同时,多数患者能接受解释。

 即使患者不接受解释,劝导他冷静的对待这些不寻常的感受是有利的。让患者向你倾诉听到些什么,以便针对性的作出解释。如“他们说你做了坏事,你没做过就不用怕,乱造的谣没事实,我们不会相信,别人也不会相信”。对可能带来的危险后果的幻听,如命令他做不该做的事,以便鼓励患者对抗不服从,一边采取一些安全措施。对时日已久的幻听,帮助患者寻找出现的规律性及行之有效的对付方法,如有意识的在幻听容易出现的时刻,安排一些有兴趣的活动,分散注意,减少,减弱幻听。或告诉患者,你知道他(幻听)是不正常的。但一时又无法消除,你就只有带着幻听生活,把他作为你的 “一部分”,就好比身上盲肠一样。

7.无自知力 不接受治疗

 对疾病缺乏认识,不愿服药或拒绝维持治疗,这是精神病患者经常出现的情况。作为家属,不能因为目前无明显精神症状就任其发展,要告诉其利害,反复说服,并加强督促患者服药。定期陪伴患者问诊随访。如病情已复发,一时不能自觉接受服药,欺骗的方式可作为应急措施,如将药放在患者的饮食中,但总不是长久之计,要用服药可见到的种种益处给以引导。有时对患者强制几次,也被迫接受了,然后待病情稳定下来在慢慢晓之以理。必要时可以进行“依从性治疗”。

(三)做好患者的心理疏导

康复期患者,由于对疾病有了认识能力,对于来自社会的偏见,会感到很大的思想压力,有时甚至无法面对现实。如何做好患者的心理疏导,是摆在家属面前的一个重要任务。作为家属,首先要掌握一些基本的心理疏导方法:

1.尊重患者的人格,要关心照顾,不要嫌弃,职责患者

由于疾病的原因,患者可能做出一些令家人感到尴尬的言行,对此,家属切记不要一味指责,要从患者的角度去感受他们的心情,加以援助和关爱,但也不要过分,对于患者的要求一味的迁就,也不利于患者的康复。家庭和睦的气氛,家人与患者之间良好的关系,有利于患者缓解内心的痛苦。过度的职责和过分的包涵都不利于疾病的康复。

2.给患者表达情感的机会

 经常与患者谈心,让患者有一个表达内心情感的机会。家属要及时发现患者可能存在的心理问题并加以疏导,合理的交流不仅能给患者以情感上的满足与支持,而且,通过信息的传递,可强化患者思维活动的过程,减少思维的退化。

3.教会患者应付应激的一些技巧

 学会自我解脱,正确处理负面情绪,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具体的方法有:培养一些患者感兴趣的业余爱好;帮助患者分析压力产生的原因(如是否是工作太紧张、太难、还是自己要求和期望值太高等);教会一些应付技巧(如倾诉、升华、自我安慰等);改变患者一些不正确的认知思维模式(如以偏概全、走极端等)。

4.鼓励参加社交活动

 家属要鼓励和创造条件让患者多参加社会活动,要求患者能正确对待社会上对精神疾病患者的歧视性言行,正确应对学习、工作所带来的压力,帮助患者克服各种困难,重建社交能力,让亲友一同为患者分忧解愁。

(四 .学会观察 患者病情变化

 观察病情是家庭监护的一项重要内容,家属要学会观察病情。一般来讲,以下几点是家属在观察病情时尤其要注意的方面:

1.了解患者对疾病的认识情况

 完整的自知力(对自身疾病有认识)是疾病治愈的一个重要标志,知道自己是有病的人,治疗依从性好,对突然不承认有病,不愿坚持门诊随访和服药的患者应考虑到复发的可能。

2.睡眠情况

睡眠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不同的人对睡眠的时间要求可能不一样,一边成人每天的睡眠时间7-8小时。对精神分裂症的患者而言,睡眠与病情有密切关系,常对病情的好转或恶化有预示作用。因此,如患者一改往日习惯,睡眠过多或过少,或睡眠节律颠倒,可能是复发的早期表现。

3.情绪状况

 观察患者每天的情绪状态是否稳定。如患者变得比平时烦躁、焦虑、好发脾气;或情绪又表现紧张不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时,要分析原因,如无明显原因的情绪变化,可能是复发的迹象。

4.生活、工作、学习情况

 如原来生活,工作由主动变被动,做事有始无终,效率下降,懒散、独处、不讲个人卫生,不守纪律,疏远亲人,社交兴趣减少等可能是疾病复发的先兆。

5.精神症状

如患者又表现敏感多疑;或又重提过去病中说过的事情;或出现一过性的幻觉、妄想或偶尔表现自语、自笑:或言谈举止异常等情况时,应立即到精神病专科就诊。

6.躯体不适

如患者诉说头昏、头痛、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或其他躯体不适,应判断究竟是真正的躯体疾病,还是药物的副作用,还是疾病复发的先兆。

当患者出现上诉某一症状和某些症状时,既应提高警惕,判断是否旧病复发并提出相应的处理措施。此时家属应给予患者更多的关怀和安抚,主动与他交谈,进一步了解患者正在想些什么,有什么异常感觉,从中去发现是否有更严重的症状。关键是及时陪伴患者去专医院看病,以明确诊断,早期得到治疗。如患者表示对看病反感或否认自己有病,可以适当地方式说明道理,指出就诊的必要性,或请专科医生上门就诊。